当前位置: 主页 > 伯乐相马经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连伤两人的凶马的卢为什么会跟刘备成了绝配

时间:2017-09-26 01:32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“人中吕布,马中赤兔”是说一人一马刚好匹配,举世无双。三国中,刘备和的卢是一对绝配,他的故事更是流传千古。

  的卢马,是额上有白色斑点的马,古人认为这种马妨主。 语出伯乐《相马经》:“的卢,马白额入口至齿者,名曰榆雁,一名的卢。奴乘客死,主乘弃市,凶马也。”《马》曰:“颡上有白毛谓之的卢。”又曰:“上有旋毛及白毛者,谓之的吻,凶。”。的卢向来有“妨主”之名,却不曾妨害刘备,反而在檀溪救过刘备性命。

  的卢的来历有一段小故事,玄德与关羽、张飞、出马在门旗下,望见张武所骑之马,极其雄骏。玄德曰:“此必千里马也。”言未毕,挺枪而出,径冲彼阵。张武纵马来迎,不三合,被一枪刺落马下,随手扯住辔头,牵马回阵。

  随后刘表见到这匹马,深深的喜欢上了它,刘备于是将此马送于刘表。可是,刘表的重臣蒯越对此马表示了疑问。越曰:“昔先兄蒯良,最善相马;越亦颇晓。此马眼下有泪槽,额边生白点,名为的卢,骑则妨主。张武为此马而亡。主公不可乘之。”生命自然比马重要,于是刘表将马又还给了刘备。

  刘备对于此马则又是一种态度,“方出城门,只见一人在马前长揖曰:“公所骑马,不可乘也。”玄德视之,乃荆州幕宾伊籍,字机伯,山阳人也。玄德忙下马问之。籍曰:“昨闻蒯异度对刘荆州云:此马名的卢,乘则妨主。因此还公。公岂可复乘之?”玄德曰:“深感先生见爱。但死生有命,岂马所能妨哉!””于是刘备继续骑着的卢,的卢不但没有妨着刘备,反而救了刘备一命:“却说玄德撞出西门,行无数里,前有大溪,拦住去,那檀溪阔数丈,水通襄江,其波甚紧。玄德到溪边,见不可渡勒马再回,遥望城西尘头大起,追兵将至。玄德曰:“今番死矣!”遂回马到溪边。回头看时,追兵已近。玄德着慌,纵马下溪。行不数步,马前蹄忽陷,浸湿衣袍。玄德乃加鞭大呼曰:“的卢,的卢!今日妨吾!言毕,那马忽从水中涌身而起,一跃三丈,飞上西岸。玄德如从云雾中起。”

  一直到最后,刘备又把的卢送给了著名的军师,与“卧龙”齐名的“凤雏”庞统,“庞统曰:“此马乘久,不曾如此。”玄德曰:“临阵眼生,误人性命。吾所骑白马,性极驯熟,军师可骑,万无一失。可怜的庞统骑上的卢之后竟死于乱箭之下。时年止三十六岁。”

  古代伯乐的马经和蒯越错了吗?很明显没有,的卢从出现到死亡,第一个主人张武被杀与战场,而最后一个主人庞统也被乱箭射杀于落凤坡下,除了刘备,别的两個人都不得好死,看来伯乐和蒯越说的“的卢妨主”还是有道理的,但是为什么刘备安然无恙呢?难道真的是“但死生有命,岂马所能妨哉!”??

 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,张武和庞统都是很好的例子,那么,为什么刘备没有被妨呢?

  道理很简单,谁都知道,把黑墨水往水里滴,水会变黑,但是把黑墨水往更黑的墨汁里滴,黑墨水就为力了。假如把的卢看作黑墨水,刘备看作墨汁,那么就能很好的解释这个问题。当然,关于刘备是凶人之事,我们在昨天的文章中已经说过了,在此就不重复了。

相关推荐